Re: [來玩] [RPG] 血脈(ing

作者 windswith68
看板 Turtlesoup
時間 2018-09-18 16:44:09
https://www.ptt.cc/bbs/TurtleSoup/M.1537260252.A.30A.html
========寫在前面======== 這碗湯開了幾天,發現直接讓玩家扮演皇子(燕珩)似乎會導致玩家偶爾不知該做什麼 經過一個周末的思考後,決定把遊戲模式稍微修改一下 玩家將扮演穿越到皇子燕珩身上的不重要(?)的靈魂 玩家取得了燕珩身體的操控權,但燕珩的意識仍在,玩家可以與燕珩的意識進行交流 如果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,或不知道可不可以做什麼事情時,都能和燕珩的意識討論 或許這樣會讓遊戲湯進行得比較順利XD 之前遊玩的部分不會刪除,所有思考指令將改為與燕珩意識進行交流,使用指令[交流] 指令列表如下: [動作] 就是做動作 [對話] 與NPC進行現實對話 [思考] 就是思考,可以用於針對某已發生過的記憶進一步分析 [觀察] 觀察現況 [交流] 與燕珩的意識進行心靈對話,由藍字作為燕珩的回答 精華區題號:(新題目可省略) 題目: 匕首的刀光來的猝不及防,直衝華服少年心口而來。 少年身後奴婢打扮的少女腰間軟劍出手,內力灌入,如鞭軟劍瞬成鋼刃。 『鏘!』伴隨刺耳的金屬撞擊聲,少女的軟劍攔下了行刺者的匕首 少女手中軟劍靈活變化,一挑,老者匕首脫手,一刺,軟劍已刺穿對手的胸膛。 行刺的老者本就沒有內力在身,行刺全憑突襲,一擊不中,再無轉圜餘地。 少女抽出軟劍,飛身一躍落至老者身後,一手按肩膀一腳踹膝窩,老者應聲跪下。 「老、老師……為什麼……?」華服少年連手中的毛筆都忘了放下,愣愣地看著老者。 老者瞪大充滿血絲的眼睛,伸出沾了血的手顫抖的指向華服少年。 「罪人……惡人……就應該斬、斬草除根……以正皇、皇家血……」 話還沒說完,老者便嘔出一大口鮮血,往前倒在書房的地毯上,氣絕身亡。 備註:玩法 多人控一角(華服少年),第三人稱遊玩 本來想煮普通湯但覺得好像有點難猜所以……XD ======遊戲開始、進行中、尤其是結束之後,請在標題中註明!(按大T修改標題)====== 朦朦朧朧,彷彿置身濃霧之中。 我知道,這不是我的身體,我想不起來自己是誰,想不起來任何過去。 就像是在看一齣第一人稱戲劇一般,我看見那個老者刺殺「我」,失敗後被殺。 老者死前指著「我」的鼻子罵了幾句。 我明明什麼都不記得,可是卻感受到「我」因為老者的指責而出現了強烈的情緒起伏。 漸漸的,濃霧散去,我發現我就是「我」,但我的意識卻不是「我」。 我感覺到「我」的意識,哀求著我幫忙找出真正的真相……
shin17: [交流] 我是皇子或者皇家血脈的人嗎?08/29 10:54
我是大順國當朝大皇子。
bcatt: [交流] 我是誰?眼前這位老者/少女與我是什麼關係?08/29 10:54
我名叫燕珩,是父皇親自為我取名的。刺殺我的老者,衛陵,是父皇為我安排的老師,從識事起就是老師教導我讀書寫字的。江琬,琬姐姐是我從小的伴讀、侍女以及護衛。
bcatt: [交流] 我在哪裡? [動作] 觀察所在地周遭08/29 10:55
我正在書房裡。 事發突然,燕珩有些手足無措,胡亂張望四周。 書房依舊是燕珩最熟悉的書房,除了老師倒臥在血泊裡漸漸失溫的身軀,以及房間瀰漫著 的刺鼻血腥味之外,與過去沒有兩樣。
shin17: [交流] 我被行刺前,正在做什麼呢08/29 10:57
今日這個時間,一如往常,我正在接受老師的教導。
purplehsin: [聊]這是第一人稱吧!08/29 11:11
因為是思考XD我會特別用藍字~
purplehsin: [交流]我的母親?08/29 11:12
我的母妃為了生我難產而亡,我沒有見過母妃。
purplehsin: [交流]誰撫養我?我和父皇的關係如何?08/29 11:16
除了必要時由乳母與大宮女照顧之外,我是父皇親手帶大的,父皇對我非常照顧。
to405011: [交流]琬姊姊長的正嗎?08/29 11:18
我相信就算放眼整個大順,琬姐姐也會是拔尖兒的美人。
shin17: [交流] 我對老師了解多少? 有誰是老師親近的人呢?08/29 11:18
自幼老師就教導我讀書寫字,盡忠職守,除了因為年紀大了偶爾告病之外,沒有一天缺席過。我不清楚老師的私交,但據說老師也曾經教導過父皇與皇叔。
shin17: [觀察] 老師的屍體08/29 11:19
燕珩看了看衛陵的屍體,衛陵穿著打扮一如既往一身輕裝、整潔守舊。 除了那把被挑飛到書房角落的匕首之外,沒有任何異樣。
shin17: [動作] 翻找老師的屍體08/29 11:19
燕珩正打算上前翻找衛陵的屍體,一旁的江琬忽然開了口。 「殿下,奴婢來吧,別髒了您的手。」
purplehsin: [交流]我有兄弟姊妹嗎?父皇有兄弟姊妹嗎?08/29 11:26
父皇膝下僅有我一個獨子,我也沒有姐妹。父皇有個弟弟,是我的皇叔;其餘的姐妹皆各有婚嫁僅在幼時見過面,我連面孔都記不太清了。
shin17: [對話-江琬] 琬姊姊 老師的身上有沒有什麼書信或可疑之處08/29 11:39
江琬點點頭,微微挽起袖子在衛陵的遺體上一番摸索。 不到一盞茶時間搜索便已結束,江琬從血泊中直起身子,看向燕珩。 「殿下,衛老先生身上並無書信或可疑之物。」
date02: 推 shin17: [對話-江琬] 琬姊姊 老師最近曾與誰來往?08/29 11:45
「奴婢每日貼身照顧殿下,對衛老先生的私交不清楚。殿下若想知道,奴婢這就著人去辦 。」
purplehsin: [交流]父皇和皇叔的關係如何?08/29 11:46
傳聞父皇過去曾大病一場,有心人士趁機逼宮,是皇叔為父皇死守皇宮,守住大順國業。
purplehsin: [交流]除了已逝的母妃,父皇後宮還有別的妃嬪嗎08/29 11:53
父皇曾經與一般的皇帝相同,擁有數名妃嬪。據說因母妃的薨逝讓父皇傷心欲絕,給了能夠富貴三代的賞賜作為補償之後便遣散了六宮所有的妃嬪。之後,不論官員如何進諫,父皇至今仍未再納新人入宮。
purplehsin: [交流]母妃有留什麼遺物給我嗎?08/29 11:55
我從未得到過母妃的遺物,甚至對母妃這個人不甚了解,只從奶娘口中得知母妃過世的原由而已。
shin17: [交流] 我對父親了解多少?08/29 11:58
父皇為天子,白日忙於政務,夜間也常需面會大臣。雖然百忙之中仍會撥空到殿裡關心陪伴我,但卻總是詢問我課業的問題,鮮少提到父皇自己的事情。
shin17: [對話-江琬] 琬姊姊,父皇是個怎麼樣的人呢08/29 11:59
「奴婢不敢妄議皇上,但人人皆知皇上於公是個明君……於私,則是個癡情的丈夫。」
aulaul82: [交流]我最近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嗎?08/29 12:23
最近的生活一如往常,沒什麼大變化。硬要說的話大概就是,今年開春之後我開始長身高了,很多衣服都要命人重新做,而且常常穿一兩個月又開始不合身了。
shin17: [交流] 皇叔可有孩子?08/29 12:29
皇叔有一子二女,一位嫡長女與一對庶子女。
woojung: [交流]我跟皇叔的孩子們見過嗎?感情如何?他們住在哪? 08/29 12:40
我甚少出宮,皇叔的子女年幼且居於王爺府,僅有幾次宮宴見過面,沒有相談甚歡,但也沒有什麼不滿意的。
purplehsin: [交流]有聽說或看過記錄提到當年逼宮的人是誰嗎08/29 13:00
據說當年帶頭逼宮的,是父皇身邊的軍機大臣江寧。(我在軍機大臣和樞密使兩個稱呼之間掙扎很久……不要太在意了哈哈哈)
purplehsin: [聊]軍機處是清朝的,樞密院是唐開始,架空無所謂XD 08/29 13:30
\\謝阿依姐姐開釋//
purplehsin: [交流]我對當年逼宮之事的了解有多少08/29 13:31
逼宮事件發生當年我尚未出生,一切都是從典籍當中得知。當年父皇大病昏迷不醒,軍機大臣江寧趁機逼宮意圖謀害父皇,幸得皇叔率領禁衛軍死守皇宮,才護得昏迷中的父皇平安。父皇在首謀江寧被拿下後不久轉醒康復,江寧則被關入死牢裡,兩年後問斬。
purplehsin: [交流]逼宮的事離我出生有多久? 08/29 14:04
我在逼宮事件結束後兩年出生。
purplehsin: [交流]有人說過母妃什麼時候進的宮嗎08/29 14:12
據說母妃原先只是官女子,究竟什麼時候進宮的,隨著宮裡人員流動,可能也沒多少人知道了。
purplehsin: [聊]咦?我剛剛不是有看到有人問江寧和江琬的關係? 08/29 14:31
我發誓我沒看到QAQ
shin17: [聊] 是我XDD08/29 14:32
(跪著哭)
shin17: [交流] 江寧和江琬有關聯嗎 08/29 14:32
我不知道琬姐姐跟那個江寧有沒有關係,但我想應該不太可能有關係,誰會留著跟罪臣有關的人在皇子身邊呢?況且江姓在大順是常見的姓氏,皇祖母就剛好也姓江,這大概沒什麼好奇怪的。
purplehsin: [聊]說起來,被刺殺是否應該先稟報皇帝一下XD?08/29 14:39
是啊XD如果你們想先去別的地方闖,琬姐姐會負責糾正的XD
purplehsin: [觀察]用來刺殺的匕首08/29 14:40
燕珩走到房間角落,想要拾起方才被江琬挑飛的匕首時,被江琬搶先了一步。 江琬將匕首拾起後捧在手心,呈到燕珩面前供其審視。 匕首沒什麼多餘的裝飾,用料拙劣,重量笨重,看起來是民間隨手可以取得的下等貨。
purplehsin: [交流]太后和我的關係如何?08/29 14:40
皇祖母因當年父皇重病、江寧逼宮一事憂慮過度,得了瘋癲之症,至今仍在修養,我也只少數節日才能夠見上皇祖母一面問聲安。(突然想起是不是該稱皇祖母……)
purplehsin: [交流]我知道母妃的姓名嗎08/29 14:42
我不知道母妃的姓名,只知道母妃被賜封號德,追封為德妃。
purplehsin: [聊]一直思考(主機困擾)08/29 14:42
思考是好事XD
purplehsin: [聊]原來琬姊姊是來防止玩家暴衝的嗎(登愣08/29 15:01
\\貼身正妹NPC//
purplehsin: [聊]對啊,皇祖母XD08/29 15:04
趕快偷改
purplehsin: [對話]琬姊姊,先遣人去通報父皇吧 08/29 15:07
「是。」江琬應聲後到書房外招了個忠厚老實的奴才交代差事,還特別叮囑不得大肆張揚 。 交代完畢後,江琬退回書房內,看向燕珩,有些猶豫的開口。 「殿下,奴婢知道您喜歡叫奴婢琬姐姐,但一會兒皇上來了可不能再這樣叫了,皇上會對 奴婢生氣的。」
purplehsin: [聊](乖巧08/29 15:07
\\阿依//
purplehsin: [對話]我記著的,別擔心 08/29 15:24
江琬道了謝後,便開始整理書房其他角落,幸好衛陵給燕珩授課的地點在外室,血污也只 染了外室的地毯。 江琬將內室收拾乾淨,正要把燕珩請進去歇著時,外面傳來一聲太監拔高了音的「皇上駕 到」,這「到」字的音還沒唸完,書房的門就被推開了。 大順國皇帝燕清一身朝服還未換下,便風風火火的踏進了滿是血腥味的書房內。 「兒臣給父皇請……」燕珩話還沒說完,就被皇帝燕清用力的抓住肩膀。 「有沒有傷到哪?」燕清繃著臉問道。
purplehsin: [聊]場外os:別人喊錯我就沒辦法了(欸08/29 15:24
(欸XD)
purplehsin: [聊]主機我想問這碗湯有死亡機制嗎 08/29 15:36
不會死盡量玩……呃,還是不要太作死,例如跳樓之類的……
purplehsin: [聊]風林林,順武是年號嗎(歪頭看 08/29 15:49
不是欸,我看帝王好像都是國號+一個字+帝/王只是幫角色隨便安個菜菜帥帥的稱呼(掩面)
purplehsin: [觀察]皇帝[對話]兒臣無事(乖巧給看(?08/29 15:50
「兒臣無事,請父皇放心,有江琬護著兒臣,一切安好。」燕珩看著皇帝的雙眼回答道。 皇帝年約三十出頭,人人都說皇帝和大皇子長得像極了,平時的皇帝不苟言笑,喜怒不形 於色,但只要碰到大皇子的事就不一樣了。 此時的燕清眉頭深鎖,神情緊張,聽了燕珩的回答後還是將燕珩挪來挪去正面拍拍背面拍 拍,還掐了兩下確定真的沒有受傷後,才真正放下心來。 十分懂得察言觀色的江琬抓準了時機,把匕首呈了上來:「皇上,衛先生講課途中突然發 難,以此匕首襲擊殿下。」 燕清接過了匕首,又看了眼血泊中的衛陵,目光落在背心的劍傷上,接著看向江琬。 「琬兒,告訴朕,妳化解了襲擊,反擊殺了衛陵嗎?」 江琬低頭回答:「是。」 「就這樣?」 「……是。」 燕清看著江琬,沉默數秒,將視線投向燕珩。 燕珩忽然想起了衛陵臨死前說的那段話了……抬眼,正好對上了燕清的視線。
purplehsin: [聊]國號+字+帝←這是死掉的皇帝才這麼用08/29 15:52
天啊啊啊啊啊我來改改(掩面)聘阿依顧問果然是正確的,專業抓蟲(扭)
purplehsin: [聊]感覺到了,主機的私心角(不08/29 16:34
什麼私心角(驚恐)
purplehsin: [聊]偽通靈一下,我猜江寧是女的(欸 08/29 16:35
噓!我要強迫自己不回答任何問題,萬一問到關鍵的就完蛋了XD
purplehsin: [對話]老師提及了罪人要斬草除根(一邊觀察皇帝表情08/29 16:45
燕珩邊說邊觀察燕清的表情,然而燕清是面癱界的好手,燕珩怎麼也看不出端倪來。 對於燕珩轉述的內容,燕清無動於衷,開口喚了在外頭守著的貼身太監章禾公公。 「通知衛家,衛陵先生……年邁體弱,受了風寒仍堅持赴宮中為皇子講課,因身體不適不 幸於宮內暴斃。衛先生學識淵博,一生盡職負責,朕都看在眼裡,著人協助衛家辦理喪事 ,務必妥善籌辦。」 「嗻。」章禾公公應了聲,便招呼幾個小太監把衛陵的屍體抬下去,一面走還一面煞有其 事嚷嚷:「哎呀……衛先生跌倒時衣服碰髒了,不體面,來人給衛先生換一套,快……」 臨走前章禾留了幾個太監來清理書房滿地的血污,燕清看了一眼便往書房內室走去,在內 室的主位落座。 燕珩和江琬跟了進去,順手帶上了門。
purplehsin: [聊]身為很受重視的皇子感覺應該要隨性一點(?08/29 17:42
可以呀,角色就算會黑化也不會這麼快(危言聳聽)
purplehsin: [動作]默默等待老爸要不要解釋一下08/29 17:54
燕清招了招手,燕珩便在副位坐下,江琬靜靜的站在一旁。 「珩兒,今後多帶幾個下人在身邊,有什麼事就差那些人去辦,朕要琬兒時時刻刻跟在你 身邊。」
purplehsin: [聊]好想把角色玩壞啊(危險發言08/29 17:55
沒關係有琬姐姐在都還能修……吧
purplehsin: [交流]我幾歲? 08/29 17:58
我今年十歲。
purplehsin: [聊]才十歲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08/29 18:13
宮裡的孩子都早熟,別這樣ww
purplehsin: [聊]很好,老爸不想解釋,要怎麼問呢(?08/29 18:16
(探草)
purplehsin: [交流]父皇和我提過或回憶過母妃嗎08/29 18:17
母妃的死是父皇心裡的一塊瘡疤,父皇總是不肯提起。
shin17: [聊] 好想陷害琬姐姐啊~~(住手08/29 18:18
你壞壞~
purplehsin: [對話]父皇,老師的話,是什麼意思?08/29 19:09
「衛陵從先皇時期便是朝中大臣,年輕時也隨先皇經歷過叛黨時期的紛亂,或許和當時的 記憶錯亂了。」 燕清語氣平板的說完。
purplehsin: [聊]拿出一顆直球(?08/29 19:09
好直啊!可是皇帝不接球XD
nodnarb1027: [聊]燕清是我同學名字www08/29 19:12
我隨便取得欸XDDD
woojung: [聊]直球大好之其實主角是江寧的小孩(來搗亂08/29 19:36
噓!我要強迫自己不回答任何問題,萬一問到關鍵的就完蛋了XD(複製貼上)
purplehsin: [聊]小摸菇我也是這麼想!08/29 20:16
噓!我要強迫自己不回答任何問題,萬一問到關鍵的就完蛋了XD(複製貼上)
purplehsin: [交流]父皇對於江寧的叛亂事件有過什麼評論或說法嗎08/29 20:19
幼時曾經問起這事件,父皇說了,他曾經萬分信任江寧,把江寧當作心腹、重臣甚至是摯友,江寧的逼宮令他深感痛心,江寧這個人,是他識人的污點。
purplehsin: [聊]我不知道怎麼向老爸問問題(躺平08/29 20:32
這段是盡量給玩家挖情報,挖乾皇帝的價值(?)後就可以發卡落跑了XD
purplehsin: [聊]發現自己只有十歲頓時失去了人生方向(不08/29 20:35
正太不好嗎QAQ
purplehsin: [對話]那老師為何要殺兒臣,還指著兒臣這麼說?08/29 20:35
「他說的不是你。」燕清說道。 「衛陵年邁,偶有識事不清之症。正好發作時讓你給撞上了,今個兒要不是你,也可能是 宮裡的任何一個宮女、太監、侍衛,甚至是朕。」
purplehsin: [聊]腫摩辦我想不到和老爸說什麼惹,有沒有小伙伴呀08/29 20:57
這老爸好失敗跟兒子沒話聊(其實沒有想挖的可以句點老爸XD)
purplehsin: [聊]老爸不想給我挖(委屈) 08/29 21:01
爸爸比較悶騷一點兒
purplehsin: [對話]那父皇,我之後的課程怎麼辦(慢吞吞語氣08/29 21:08
「朕會給你安排一個新的老師。」燕清回答。 「皇上。」正當燕珩還想問些什麼時,門外傳來了章禾公公的聲音。 燕清召了章禾進入內室後,章禾稟報了宮人已將衛陵的遺體安排妥當,且派人通知衛家的 事情,而且又帶來了新的消息。 「皇上……盛親王在宮門口遇見準備傳信衛家的太監,聽說了衛老先生驟逝的消息,心情 複雜想來跟您說說話,奴才讓人將王爺留在御書房用茶,皇上您是不是……」章禾彎著腰 ,一邊說一邊觀察皇帝的臉色。 「朕去御書房。」燕清說完,呼了長長一口氣後起身,對燕珩開口道:「珩兒,記住朕說 的,隨時將琬兒帶在身邊。」
shin17: [交流] 盛親王是誰 [聊] 古代人的身分好難懂QQ08/29 21:54
當年皇叔成家後,便搬離宮中自立王府,先皇為皇叔賜了盛親王的封號。我也覺得難懂,我可是邊煮邊google的呢(挺胸)
purplehsin: [聊]我猜是皇叔~08/29 21:55
\\正解啦//
shin17: [動作] 帶著江琬一起去御書房 [對話-父皇] 讓兒臣一起去吧08/29 22:03
燕珩邊說邊起身,燕清立刻給了章禾一個顏色,章禾便心神領會的湊到燕珩身前來。 「殿下啊!這個……衛老先生也曾是皇上與王爺的恩師,皇上這一去肯定是會與王爺長談 的……殿下您看這次是不是……」章禾低頭對燕珩賠著笑。
woojung: [聊]不讓我去我就戳個洞偷聽偷看08/29 22:21
聽起來不錯(喂)
purplehsin: [聊]有侍衛的吧XD08/29 22:22
[威逼/利誘/色誘/暴力]請選擇(X)
woojung: [對話]至少讓我去跟皇叔打個招呼,身為皇子怎可無禮?(努08/29 22:22
woojung: 力裝出皇子架勢08/29 22:22
燕珩學著父皇的架勢想辦法讓自己的聲音有些魄力,剛覺得自己有點皇子氣勢時,燕清對 著燕珩頭頂的一個輕拍將他打回了原型。 「珩兒,聽話。」燕清揉了揉燕珩的頭頂,感受了一下高度。「朕的珩兒好像又長高了, 章禾,待會再讓人來給殿下量製新衣,這會要入冬了,去年的冬服怕是不能穿了。」 「嗻!」 藉口!燕珩欲哭無淚。 「殿下,您對盛親王的問安奴才一定幫您帶到。請您等候一下,奴才這就差人來給您量身 。」章禾笑道。
purplehsin: [聊]因為皇子10歲而失去動力的我(坐看大家萌萌的08/29 22:25
別這樣,十歲這個是有必要的QAQ
shin17: [聊] 果然被阻止了 嗚嗚08/29 22:26
不哭不哭(摸摸)
shin17: [交流] 除了章禾之外,宮裡有誰也是待很久的人呢08/29 22:28
說到待的最久,誰也比不過皇祖母吧?畢竟女人一入宮,漫長的歲月就得在宮裡蹉跎,生不能出,死不能離。
purplehsin: [聊]我已經腦補出一齣虐戀(?)大戲惹(安詳08/29 22:28
皇帝跟盛親王嗎?
purplehsin: [聊]風林林你居然讓一個十歲小孩色誘!(指08/29 22:44
這這這,殿下您如果真的要脫,奴才會請琬姐姐打暈您的!
purplehsin: [交流]身為皇子我應該學過武藝的吧,想打個木樁冷靜下 08/29 22:49
宮裡好像沒有木樁,不過琬姐姐倒是有教過我劍術,我偶爾會跟她切磋切磋……當然她會放水就是了。
purplehsin: [聊]混進了奇怪的東西啦(被打08/29 22:49
沒關係我幫你彎回來了XD
shin17: [動作] 去找皇祖母請安08/29 23:05
「琬姐姐,我想去給皇祖母請安。」燕珩說道。 「殿下,皇上剛剛才說要找人給您量衣,您……」江琬還惦記著方才燕清的安排。
purplehsin: [聊]居然沒有木樁(心碎)08/29 23:34
奴才這就給娘娘您釘一個
purplehsin: [對話]那我就先等著吧 [動作]看看書房裡有什麼書08/29 23:34
等待的期間,燕珩在書房裡轉悠,江琬則是自動自發開始整理書堆。 燕珩隨意挑了一本被塞在書櫃角落的民間遊記,正打算窩到主位上翻閱時,發現方才燕清 坐過的位置,被落下了一張帕子。
purplehsin: [動作]撿起帕子仔細觀察(?08/29 23:54
燕珩撿起帕子,發現這象牙白的帕子材質柔軟,可見是上好的料子,只是看得出來已是十 分陳舊之物,部分收邊已經稍微脫線了。 翻過帕子的另一面,只見帕子的角落用藍色繡線……繡了一個小小的「寧」字。
shin17: [聊] 燈愣 有種被劇透的感覺XDD08/30 00:24
登愣~其實如果你們偷溜去御書房聽牆角也能找到XD
purplehsin: [聊]登愣! 08/30 08:49
登愣~
purplehsin: [交流]我見過這東西或類似的繡字嗎08/30 10:05
我從未見過這條帕子,上面的繡字繡工普普通通也不是非常精細,我想只要是有學過繡活兒的普通姑娘家都能繡出來吧! 「殿下。」 就在燕珩盯著帕子沉思時,書房外隔著門傳來了叫喚聲。 「皇上讓奴婢來給您量衣了。」
purplehsin: [動作]將帕子收好準備等等送去給父皇,然後乖巧等量衣08/30 10:26
燕珩將帕子折好收了起來,便站在書房等待,一旁的江琬看他沒有後續動作,便主動開口 讓外頭的宮女與太監進來為燕珩量身。 量衣工作很快就結束,果然如燕清所說,燕珩這幾日又拔高了不少。 「殿下身體康健,又長高啦!皇上要是知道了一定會高興的。」 負責紀錄量衣數據的太監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,燕珩對自己長身高其實也挺高興的。 遣退宮女太監後,燕珩笑著湊近了江琬身邊。 「琬姐姐,妳說我現在是不是超過妳啦?」 江琬聞言站直了身,燕珩也跟著站直。 江琬抬起手比畫了一會兒,在燕珩眼前將拇指和食指掐出一個小小的距離。 「大概還差這樣呢。」江琬笑著說。
purplehsin: [交流]江琬幾歲?08/30 11:03
琬姐姐大我兩歲,是父皇親自挑選出來,為了做我貼身護衛而從小送進宮中培養的。
purplehsin: [聊]嘛,我覺得貼身護衛是女孩這事很不科學(欸08/30 11:04
可以驗一下(劃掉)
purplehsin: [聊]12歲啊(望天)08/30 12:06
蘿莉配正太不好嗎?
purplehsin: [交流]我對於貼身護衛是個女孩都沒有產生疑惑過嗎OAO08/30 12:07
琬姐姐很好,我從小就喜歡琬姐姐,不懷疑!
bcatt: [對話] 我們偷偷去看看父皇與皇叔好不好?(興奮08/30 14:05
燕珩對江琬表達想去聽牆角的念頭,江琬盯著燕珩作亂般的表情無奈笑笑。 「殿下想去跟皇上聊聊長高的事兒,奴婢陪您去。」
purplehsin: [動作]愉快地去御書房,不要驚動別人,這是驚喜(? 08/30 16:59
燕珩帶著江琬一路上偷偷摸摸的來到了御書房外,發現御書房外有許多侍衛與太監駐守著 。
purplehsin: [聊]看到風林林在別板求文XD08/30 17:00
噓,餓久了想吃葷XD
woojung: [聊]求啥XD 我越發覺得皇叔不是皇叔了XD08/30 19:29
噓!我要強迫自己不回答任何問題,萬一問到關鍵的就完蛋了XD(複製貼上)
purplehsin: [聊]不好說,有點害羞(?)08/30 19:33
顧問手下留情,多說誤事啊XD
purplehsin: [聊]風林林逛大B嗎(被打)08/30 21:26
會點進去看,但裡面滿滿都是韓國人cp所以不會逗留很久XD
purplehsin: [聊]我就知道會有很多人啊!08/30 21:26
沒人守著才不太對吧XD
woojung: [聊]我不懂~~~~08/31 00:18
噓~
purplehsin: [聊]不要看衍生呀ww我想推薦我私愛的作者但怕你吃不下08/31 09:20
woojung: [聊]我好像懂了,姐接我想要(?08/31 09:42
purplehsin: [聊]我們噗上說(?)不要汙染風林林的湯(?) 08/31 10:13
歡迎給糧……噢不,請姐姐給糧QAQ
woojung: [聊]風林快來噗浪找我們玩(使用求雞腿的御用表情符號看 08/31 18:16
woojung: 著姐接08/31 18:16
我的噗浪帳號……哪去了呢QQ
bcatt: [交流] 御書房是否有後門或窗戶可以偷看或偷聽A_A09/02 01:16
御書房就算是窗戶也應該有侍衛駐守…… -- 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17.19.66.182 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ww.ptt.cc/bbs/TurtleSoup/M.1535949513.A.64F.html
1Fwindswith68: 還想玩的小伙伴請看看第一頁呦,玩法有稍微更動一下 09/03 12:38
2Fbcatt: [交流] 守門的那幾位裡面有你比較熟識的嗎?09/03 19:15
父皇身邊的侍衛都是熟面孔了,只是我不覺得他們會多給我面子…… 正當燕珩苦思該如何潛入御書房時,眼角餘光瞄見章禾公公從偏殿走向書房,手裡還端著 一個托盤。
3Fbcatt: [動作] 奔去找章禾公公 [對話] 讓我來幫忙吧!(伸手09/03 21:15
燕珩帶著江琬眼明手快地上前攔住章禾公公,看見章公公手中的托盤裡放了幾小盤酒菜。 「章公公,我來幫忙吧!」燕珩露出燦爛的微笑。 「這……」章禾顯然被突然衝出來的燕珩嚇了一跳,鎮定下來推托起來「端盤子這種小事 兒不好麻煩殿下的。」
4Fwoojung: [聊]不小心腦補了皇帝&江寧&德妃有一段愛恨情仇09/04 17:03
盡量補,等著出本本(?
5Fwoojung: [對話]為自己的父親上酒菜是孝道的展現,拜託拜託我會很09/04 19:21
6Fwoojung: 小心的(向江琬拋出希望她附和我的眼神09/04 19:21
「章公公,殿下也是很久沒見到王爺了,您就給殿下的個機會吧!」接收到燕珩的眼神攻 勢,江琬有些無奈的幫腔。 章禾其實也礙著燕珩皇子的身份,不好一直唱反調,推拖個幾句見燕珩格外堅持後,還是 將托盤交給了江琬。 「那就……勞煩殿下了,有什麼事兒一定記得要喊奴才一聲啊。」
7Fwoojung: [對話]知道了,你就在這裡等著吧(擺手) 咱們進去吧! 09/05 18:30
燕珩擺擺手讓章禾在殿外等候,便領著江琬帶著托盤往殿內走去。 皇帝與盛親王談話之處在御書房的內殿,得繞過數個屏風才能進入。 正當燕珩準備拐過最後一個拐角進入內殿時,盛親王帶著內力的笑聲從殿內傳來…… 「哈哈哈哈哈哈——太后瘋了,如今衛先生也被殺了,皇兄……現在是不是龍心大悅啊? 嗯?」
8Fwoojung: [動作]先躲到一旁聽一聽 09/05 21:34
聽見盛親王的聲音,燕珩下意識的縮回了屏風後,又忽然想起自己現在是在偷聽,有些心 虛不安的看向身後的江琬。 江琬依然端著盤子,八風不動,但她對於要不要偷聽似乎也拿不定主意,便只是低著頭站 在燕珩身後。
9Fwoojung: [交流]你可曾聽過太后跟皇上間的親子關係?皇上跟你皇叔09/05 21:35
10Fwoojung: 的關係如何呢?09/05 21:35
據說父皇還是皇子的時候就對皇祖母、當時的皇后十分孝順。娶妻立府後仍時常回宮陪伴皇祖母,有時就連先皇召見都叫不動,還得讓皇祖母開口趕人,父皇才願意去見先皇。皇祖母在我還小、不記事的時候就患了瘋癲之症,但父皇一直都禮遇著皇祖母,沒有因此虧待她。皇叔與父皇相差半年出生,並非皇祖母所出。皇叔的生母產後傷了根本,沒能熬過第二個冬天,之後皇叔便被皇祖母抱去撫養。因為皇叔與父皇幾乎是一起長大,當年逼宮事件又是靠皇叔在父皇昏迷時協助擋下,我想兩人關係一定很好的。 當燕珩默默決定繼續偷聽時,殿內傳來了一聲嘆息,是燕清發出來的。 「燕淮,你喝醉了。」嘆息過後,燕清的聲音平平淡淡的,沒什麼情緒起伏。 「哈,喝醉?我可從來沒有這麼清醒過,曾經與我、們、兩、個最親近的人都沒有用處了 ,很好吧?很滿意吧?皇、兄?」 殿內傳來瓷器敲擊木頭的聲響,應該是盛親王燕淮又乾了一杯酒後,順著酒勁將酒盞重放 至案前發出的。 「唉,就說你喝多了,別喝了,朕讓章禾換茶上來。」 燕清說著,抬頭望向屏風,開了口,卻不是為了喊理應守在外頭的章禾公公進來服侍。 「珩兒,既然來了為何不進來?」
11Fpurplehsin: [交流]如果我撒嬌,皇上會不會發現我不是你(認真)09/05 23:37
我、我……可惡……我也不是沒跟父皇撒過嬌……不准說出去!絕對不准說出去!
12Fpurplehsin: [聊]一秒被發現奪舍(欸09/05 23:37
父皇:我的兒子哪有這麼萌
13Fpurplehsin: [交流]王爺平常對你的態度如何? 09/06 00:13
皇叔就是個長輩,對我不錯,雖然我覺得他冷冰冰的,不是說他的行為,是指他這個人…
14Fpurplehsin: [聊]問完發現自己不會撒嬌(悲劇09/06 00:13
我給你練習(自肥
15Fpurplehsin: [聊]皇叔你要喊太后母后吧,喝醉了安捏母湯09/06 10:27
我看延禧攻略,連皇帝都喊太后耶(愣)
16Fpurplehsin: [動作]探頭乖巧給兩位長輩請安09/06 10:29
既然都被發現了,也不好假裝不在,燕珩只好硬著頭皮走出屏風。 「兒臣見過父皇、皇叔。」
17Fpurplehsin: [對話]兒臣方才量完身,長高了很多,想和父皇說,就09/06 10:32
18Fpurplehsin: 搶了章公公的工作來給父皇送酒菜。結果聽到皇叔似乎09/06 10:32
19Fpurplehsin: 醉了,正在想要不要請章公公換一盤,父皇就喊兒臣了09/06 10:32
燕珩一口氣說完,正在心裡為自己完美的藉口掌聲鼓勵時,盛親王打量了燕珩又笑了起來 。 「皇兄你這珩兒養的真好,小小年紀就乖巧懂事,瞧著長個子的趨勢,不簡單、不簡單啊 !」 燕清也跟著笑了,舉起手中酒盞一口飲盡,說道:「朕就這麼一個兒子,自然是要好好養 著的。」 語畢,向著燕珩招了招手。
20Fpurplehsin: [聊]久違的超長串對話(被打09/06 10:33
好藉口好藉口偷偷置底一下,這裡有一碗有10歲正太有12歲蘿莉的RPG好便宜的啊!
21Ficelilypaco: [聊]中文不好古人RPG我不會OTL 我只負責看(? 09/18 19:11
沒關係我中文也不好(掩面)
22Fpurplehsin: [交流]這什麼意思?叫我過去嗎?我要坐還站哪裡好?09/18 20:27
父皇這就是叫我過去吧!先蹭過去再看看父皇要不要讓我坐下吧!
23Fpurplehsin: [聊]不用中文好啊,反正主機會幫忙修正語氣(壞) 09/18 20:28
語氣啥的隨便啦(哭著跑)※ 編輯: windswith68 (117.19.154.168), 09/19/2018 16:35:56
24Fpurplehsin: [動作]乖巧蹭過去 09/19 17:38